诚博国际

                                                                      来源:诚博国际
                                                                      发稿时间:2020-05-30 10:44:13

                                                                      1956年英国又进行了情报改革,结果之一就是赋予政治部派出专人作为情报联络官进入港府主要部门的职权,这等于合法地让政治部在各大政府部门内部进行卧底。

                                                                      应该说这一招很有效,在其存在期间,政治部除了对中国大陆进行情报侦察活动之外,更有效遏制了英国外其他各国情报人员在香港的活动。

                                                                      实际上,在港英政府时期,香港有一个专管国安事务的部门——政治部。

                                                                      美国这些法律更迭和频繁修正的历史说明一件事——美国对“国家安全”的理解不但宽泛而且做到了“与时俱进”。一条法律过分了,那么就废除或修改;一个新的威胁国家安全的问题出现了,那就火速立法。

                                                                      他说:“威胁一线医护工作者、或让他们噤声,这是不对的。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在一线工作,如果发现了不安全因素,我们有权大声说出来。希望这场官司能让大家关注到我们的诉求,然后可以推动立法做一些修改。”

                                                                      当时香港还有个《社团条例》,且不说这里规定社团登记如何麻烦,该条例赋予了政治部对社团的调查权,他们发现哪个社团可能跟香港之外的势力有所联系,即可向港督汇报,港督可以直接下令该社团解散。

                                                                      在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通过了《爱国者法案》,以反恐为名授权美国国安局对美国公民和生活在美国的外国人进行窃听。该法案在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爆出“棱镜”计划之后仍继续有效,直到2015年奥巴马政府用《自由法案》将之替代。

                                                                      提起诉讼:医护人员有权表达自己的担忧

                                                                      美国究竟有多少部涉及国家安全的法律?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在美国本土,那在美国“高度自治”的海外领地,情况一样吗?美国的海外领地主要包括5个,分别是关岛、波多黎各、美属维京群岛、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和美属萨摩亚。